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第一百三十二章 難破幻境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
小說推薦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
雪玉被向岚清一嗓子嚎了起来,一睁眼发现自己置身在一条河岸上,吓得也嗷了一声。
见向岚清眼神呆滞地盯着这条河愣神,雪玉一下子清醒过来。
“嗷呜——笨东西!你要跳河别拉上我垫背啊!”
雪玉挣扎着从她的怀里跳到了地上,伸出脚感受了一下河水的冰冷,猛地缩回了猫爪。
雪玉往向岚清脚边缩了缩,用小肉爪子轻轻抓了抓她的裙摆。
“笨东西,你到底是哪里想不开,为什么要跳河啊!”
“笨东西,人生多美好啊,你才十八岁,还有大好的生命啊!”
“你看你长得也好看,还是一家之主,为什么要丧命于这条又冷又脏的河水里呢!”
“以后我的鱼都给你吃,你就当作为了我,多活几年吧!”
……
雪玉的碎碎念终于让向岚清回过神来。
“小猫咪,为什么我突破了幻境,却会出现另外一个幻境?”
那日她明明见有谦师兄就是这样做的,但为何轮到她,眼前是石阶就变成了一条河呢?
“幻境?”雪玉跳上向岚清肩头,“你说这是幻境?这里是魁星阁的石阶?”
向岚清点点头。
“我明明没做错啊,但是……”
“要不我们先过河去看看吧。”
雪玉看到不远处有一条船,他幻化成少年的模样,拉着向岚清来到船边。
他熟练地跳上船,摇着桨就把船划出了几米外。
向岚清惊讶问道:“你还会划船?”
“跟鱼有关的我都会!你以为我是你啊!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
雪玉翻了个白眼,傲娇道。
小船载着两人很快就行至了河流中间。
世界 树 的 游戏
向岚清环顾四周,竟发觉在河中间望不到河流的两岸。
且刚刚明明泛黄的河水,现下竟然变成了碧绿清澈的颜色。
她不由地警惕起来,难道幻境又发生了改变?
“雪玉,水是什么颜色?”
雪玉没明白,低头看了一眼河水。
“绿色啊,你色盲吗?”但他突然反应过来,“绿色?刚刚河水可是黄兮兮的!”
向岚清再次运转灵力,两轮灵盘凝聚在手心。
她操控灵盘附着在河水上,本来碧绿的河水竟然一瞬间变成了一座瀑布!
两人的船眼见着就要滑行到瀑布边缘,雪玉的桨迅速改变方向,但为时已晚。
“笨东西,你干了什么!”
船体被瀑布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冲散,向岚清和雪玉随着瀑布飞流直下!
向岚清连忙再次运转灵力,就在二人马上就要跌落进湍急的河水中时,她以灵盘作为支撑,稳稳地接住了两人的身体!
雪玉畏怯地看了一眼身下的波涛汹涌,忙收回目光。
“有点奇怪……”
向岚清看看自己的手心,又看看所处的幻境,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产生。
她深吸一口气,收回灵盘。
“不要!”
星之公主
雪玉意识到她的危险行为,连忙制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灵盘支撑的两人的身体开始迅速自由落体!
雪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砰!”
好像落地了?
屁股确实感受到了地面的坚硬。
难道掉进河底了?
雪玉慢慢地睁开眼,眼前竟跟那天爬上石阶的场景一模一样!
这里分明是魁星阁!
再看向岚清,她已经起身,正站在凉亭前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耳边传来悦耳的古琴声。
雪玉化成猫形,一跃跳上向岚清的肩膀,这才看清坐在凉亭内抚琴的正是夜北辰!
夜北辰临风独立,背影飘飘,好不自在!
与向岚清和雪玉这两个落汤鸡形成鲜明的对比。
想要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就像此刻的向岚清。
“师父!”
她大吼一声,吓得雪玉差点从她肩上没站稳掉下去。
夜北辰停住琴声,缓缓起身。
“来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将向岚清在幻境中遭遇的一切都当作空气!
向岚清猛然跃到夜北辰面前,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师父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北辰故作不知,“什么怎么回事?”
向岚清指指原本石阶的位置,“那个石阶幻境……”
然而目光落在石阶处时,却发现那里既没有石阶,也没有河流,更没有瀑布。
它又变回了一扇门!
向岚清快步跑到门口,进进出出,来来回回。
她经历了那么凶险的一番折腾才进入了魁星阁,现在这番折腾竟然变成了一扇门,一道门槛!
向岚清气不过,她一定要弄清楚这幻境究竟是什么东西!
来往的弟子见向岚清行为怪异,议论纷纷。
但看到不远处的夜北辰,又都严肃了起来。
雪玉嗅嗅这扇门,“这就是一道普通的木门啊!”
“对于其他弟子来说,都是一扇普通的门,为何到了我这里,就变幻万千了!”向岚清找不出异样,丧气地站直身子,“一定会是我师父在耍我!”
“以你现在的修为,不可能参透幻境的门道的。”
夜北辰离她数十米,但声音却穿透距离传进向岚清的耳朵。
“那师父就教我参透!”向岚清走向夜北辰,“为何这扇门对于其他弟子来说都是普通的木门,但到了我这里就变得那么复杂?”
“向岚清,你太浮躁了。”
夜北辰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只是冷眼看着她。
向岚清察觉到已经浸湿的衣衫贴在身体上的不适感,而她的行李也早就被浸湿。
行李中都是她的贴身衣物……
追缉线索:科搜研法医研究员的追想
夜北辰将身上的灵虎皮大氅披在向岚清身上,向岚清下意识一颤。
他的动作不掺杂任何杂质。
向岚清没想到自己对师父态度那么差劲,师父竟然还会这样照顾自己。
她性格向来要强,有谦师兄那么轻易就突破的幻境,却被她搞成了一团糟,她心里有说不出的不甘。
对自己的气愤上头,却发泄在了夜北辰身上,而夜北辰非但不生气,还像往常一样对待自己。
向岚清一时间愧疚涌上心头。
“师父,对不起,”她垂下头,眼睛盯着湿透的脚尖,“师父说得对,是我太心浮气躁了。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我却不行……”
“那你可知道,别人为了参透其中的道理,付出了什么?”
夜北辰略略沉吟,淡雅如雾的眸子里,带着浓重的深意。
这句话,让向岚清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不理智。
“徒儿也愿为提升修为,付出千倍百倍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