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人砍翻江湖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五章:國師展示

一個人砍翻江湖
小說推薦一個人砍翻江湖一个人砍翻江湖
一位士兵统领急忙指着中间一座弥漫着一缕缕空间力量的法阵,说道:“启禀国师,这就是连接天南城的传送法阵。”
国师微微抬眼,一缕缕白发飘飞着,缓缓走了过去。
“国师!”那位统领急忙说道:“没有大王子和国主共同手谕,不得靠近法阵。”
“哼!”
国师轻哼了一声,那位统领顿时胸口一闷,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仿佛被一座巨山压迫,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双腿弯曲,扑通一声跪下。
“我现在可以过去了吗?”国师轻蔑道。
统领死死的咬着牙,用力强撑着站了起来,说道:“没有国主和大王子手谕,任何人……不得靠近……国师大人……请离去……”
“不知死活。”
国师平淡的说了一句话,然后一步他出,那统领直接倒飞出去,同一时间,一众士兵全都如同断线的风筝,一个个飞了出去。
国师缓缓来到来到法阵前,轻笑道:“师妹,听说你回来了,师兄本该与你叙叙旧,只是,你回来的时间真不巧,唉,你不该在这时候回来的!”
说罢,
国师缓缓抬手,手掌上弥漫出一缕缕符文,缓缓朝着法阵的阵眼压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
法阵之中突然出现一阵波动,紧接着,一抹刀光出现,像是海啸,声音破空,惊涛拍岸,轰杀而来。
国师抬了抬眼皮,
挥手一掌,金色符文密布,化成神火般的光芒,在其体外腾腾跳动着,击碎了那一抹刀影。
就在这时,
法阵金光弥漫,
出现三个人影,正是顾陌、白草以及柳先生。
極品 透視 眼
国师见这一幕,微微叹了口气。
白草脸色严峻,
盯着国师,说道:“师兄如此大动干戈,这是准备做什么?”
国师轻笑了一下,说道:“总归还是晚了一步,师妹,你不该回来的,你就好好的待在水月镇,避免这场风波不好吗?”
白草冷声道:“国难当头,匹夫有责。”
国师缓缓摇了摇头,道:“师妹,有些事情是大势所趋,你又何必逆流而行,到时候,伤人伤己,收手吧,这些事情已成定局,不是你能够改变的。”
白草沉声道:“纵然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做退步,师兄,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师妹,你就让开!”
国师轻叹道:“师妹,你五岁拜入师门,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名为师兄妹,实际上,我都是把你当成自己旳女儿看待,正因为有这份情义在,我才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走上绝路,我不认为你的路有错,但是,你的路走不通的。”
“我觉得我能走通。”白草说道:“师兄,你走吧。”
国师摇了摇头,道:“本想着关了法阵,让你在空间逆流里多待一段时间,却来晚了一步,现在,我就只能是强行将你带走关起来了,师妹,别怪我,以后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我真的是为你好!”
白草目光一凝,手中缓缓凝聚出长枪。
就在这时候,
广场之外,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咆哮声,
一头如同小山一般的异兽冲天而降,落在地上时,溅起了漫天灰尘,是一头金黄色的狮子,长着两颗脑袋。
狮身之上站着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中年男人,手握长枪,看上去非常的霸气,俯瞰而下,喊道:“国师,些地方可不是你该来的!”
“原来是大王子驾到。”国师轻声道。
大王子一跃而下,落到阵台之上。
“大王兄!”白草神色激动。
“新城,回来了!”大王子脸上挂着一缕温和的笑容,打量了一下白草,说道:“怎么把自己整成这副模样了,要是要军中那些小年轻们知道他们心心念念的新城公主竟然如此邋遢,怕是梦都得碎了。”
白草笑了笑,说道:“等会儿回去了我就捣拾捣拾。”
大王子点了点头,又朝着顾陌和柳先生拱了拱手,然后望向国师,说道:“国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可以离开了,若是要用传送法阵,本王可以送你一程!”
国师微微笑了笑,说道:“大王子,你自己要找死,没人拦你,但你真不该拉着新城跟你一起。”
大王子冷声道:“不劳国师费心,我们自家兄妹的事情,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点,国师,请让开吧,我们要走了!”
龍翔仕途 夜的邂逅
国师缓缓笑了笑,看了看顾陌,说道:“大王子,新城,其实,你们寄期望的气运之子,真的没什么用的,如今,赤星仙门都没了,水月镇选出来的气运之子,你们能送去哪里?
纵然是你们成功前往大荒,也成功找到了仙门,也成功的进入仙门,他就能够脱颖而出吗?好吧,也权且相信他可以脱颖而出,需要多长时间?十年,二十年?禹国等得起吗?等不起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这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而已!”
“就不劳国师费心了!”
大王子拱了拱手,然后就直接离开。
顾陌几人也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
国师突然拦住顾陌,说道:“嗯……你叫什么名字?”
顾陌微微一愣。
国师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对你的名字也不感兴趣,就是提醒你一句,如今禹国的局势,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两天好好了解一下,到时候,想活命就来钦天监找我,我给你一条活路。”
顾陌抬头撇了国师一眼,轻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上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嗯?”国师愣了一下。
顾陌缓缓说道:“现在坟头都长草了!”
国师轻笑了一下, 说道:“有点意思,我看在你身上看到了大荒那些青年才俊的模样,也是如你这样,张狂无比,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他们的命格能够撑得起这份狂傲。”
说罢,国师就转身缓缓离去,
他赤足而行,每一步落下,都在空中出现一缕缕涟漪。
刚走了几步,他突然回头,说道:“哦,对了,提醒你一句,你这修为,放在大荒,真的不值一提,嗯,我给你三天时间,最好,识趣一点!”
“装什么逼啊!”
顾陌嗤笑道:“你见过天才,所以你等于天才?在外面当了几天狗,回来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人上人了!”
顾陌突然望向大王子和白草,说道:“你们两位准备一下,这家伙的命,我收了!”